您所在的位置 > 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
行业新闻
投资28万元在兴隆乡新丰村条件恶劣的山坡上
发布时间: 2019-10-13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
  优良菌种的酶系全面,酶活较高,其分泌的纤维素酶、木聚糖酶、聚半乳糖醛酸酶、聚半乳糖裂解酶等的酶活都可达到工业用菌株要求,耐受力强。通过优良微生物菌剂的添加,可大大缩短腐熟周期,提高腐熟效果。

  有机肥料含有大量的有机质,是各种微生物生长繁育的地方。据研究深耕配合施用有机肥,土壤固氮菌比对照增加近一倍,纤维分解菌增加近2倍,其它微生物群落也有明显增加,所以施有机肥能大大促进新开垦土地的熟化进程。另外,有机肥在腐解过程中还能产生各种酚、维生素、酶、生长素等物质,能促进作物根系生长和对养分的吸收。

  中国人参看吉林,吉林人参看白山,白山人参看抚松。这是长久以来,人们对抚松县发展特色农业、“参业一枝独秀”的评价。

  1、单质化肥当季利用率低,并呈下降趋势。全国化肥网实验结果分析,我国化肥当季利用率,氮肥为30%-35%、磷肥为10%-20%、钾肥为35%-50%。从各地资料看,化肥肥效从每kg增产粮食15-25kg,降为5-8kg。

  农业,作为人类的第一产业,其发展是一具漫长、曲折、复杂的过程,到现在已有数千上万年的历史。从十九世纪开始,伴随着英国工业革命的兴起,农业生产发生了质的变化,对农田开始投入大量的外源化学物质(如化肥、农药等),一方面成倍地提高农作物的产量,另一方面加深了农业生态系统对外源物质和能量的依存关系,导致了人类赖以生存的大气、土壤、水体和农产品受到污染,威胁到人类自身健康和子孙后代的生存。

  有机一无机团聚体是土壤肥沃的重要指标,它含量越多,土壤物理性质越好,土壤越肥沃,保士、保水、保肥能力越强,通气性能越好,越有利于作物根系生长。

  近年来,我国化肥用量一直在大幅度增长,但粮食总产近10年没有大幅度的增加。比较1977年2005年,我国化肥使用量增长了700%,而粮食增产71%,同时,种植面积下降了13%。很明显,我国化肥用量增幅确实很大,但是农作物产量却没有相应增长,我们的养分效益持续下降,资源环境问题越来越突出,环境污染非常严重。滥施肥料到底多严重?通过对全国1333个实验地调查,发现氮肥利用率平均27.5%,比80年代有所下降;磷肥利用率也有所下降,钾肥利用率略有下降。由此看出,我国粮食作物肥料利用率呈明显下降趋势。我们再算一下养分效率,发现养分用量急剧上升,但是单位养分生产的粮食大幅下降。我国在国际上属于“高投入低产出”状况,产出低于印度,远远低于日本、韩国,而我们的投入量在全世界最高。为什么?原因就是,施肥不合理,尤其是在高产地区,施用的养分严重过量。华北平原对小麦、玉米做了大量调查发现,以1公顷小麦用250公斤的氮肥作为标准(在欧洲一般都是180公斤),发现90%92%的农户施肥过量。 美国还有一位教授发表了《施肥到死》一文,其中有一句话说“中国一直没有减少氮肥用量的打算,甚至非常坚决地强调还要增加氮肥的使用量,因为中国需要粮食”。美国一位著名教授做了一个实验,每年每公顷耕地沉降10公斤氮,经过20年后,25%的物种没有了,尤其是双子叶植物都会死亡。所以英国议会通过了一个法律,规定英国的氮肥沉降量不能超20公斤。中国的沉降量是多少?华北平原每公顷是6080公斤,作物能不死吗?经过20年的大量施肥,土壤里养分大量累积。我们对华北平原140个农户调查发现,每公顷累积氮280公斤,相当于一季作物需要200多公斤,土壤里面就累积了280公斤。当然,并非所有地区的耕地都有这么高的累积量,但从被调查地区可以看出,全国整体上存在养分过量的问题。 我们施肥不是根据作物的生长规律来施肥,就像我们养孩子一样,不是按孩子的生长规律,而是在孩子很小的时候,就把他一辈子要吃的食物喂进去了。我们一次性把作物所需60%90%的肥料全部施进去,但那时候作物所需养分非常少,这时就会发生抑制作物生长的情况。我们在玉米上发现,施肥太多,苗反而长不起来,少施肥反而长得更好。 高效施肥的出路在哪里?必须考虑所有的养分资源,必须进行综合管理。现在不是养分不够,而是养分分配不合理,造成肥料养分没有发挥他的潜力。土壤里累积的养分没有利用,更没有把环境里的养分考虑进去;化肥用量大幅增长,但作物产量没有大幅度增长。要采取积极的政策措施,用好所有的养分资源,减少环境的污染。采取多学科的手段,同时提高养分效率与作物产量。我们的目标是:作物高产、养分高效、环境安全。在改革开放的前十年,我国化肥施用量从每公顷100公斤增加到183公斤,粮食产量跃上一个台阶,从每公顷3吨增长到4吨。最近12年,化肥用量增加了100公斤,但产量仅增加0.3吨。下一步要增加到6吨,靠施肥还能实现吗?我国现在1公斤养分生产27公斤粮食,法国1公斤生产87公斤粮食,美国1公斤生产47公斤粮食。首先土壤质量要优良,要保证在干旱、病虫害的情况下,保持稳产。 农业施肥应以“四维结构”多元配位肥料为主。“四维结构”肥料,是以微生物菌肥、高质有机肥、调理改性肥、中性微量元素肥(有机肥、无机肥、矿物质肥、微生物菌肥)构成,是“绿色生态”型肥料。这种新肥料符合农作物的生长规律,适应土壤生态环境的自然规律。它不单是农业田间施肥操作的方式方法,而且涉及今后肥料企业生产肥料品种结构调整、产品换代的问题,是未来农业用肥的发展方向。

  一花绽放春初见,百花盛开春满园。如今,抚松县落实建设中国绿色有机谷长白山森林食药城战略,借助良好基础,依托生态资源,全区域、多维度发展绿色有机农业,“特色”跃上台阶,“三农”生机勃勃。

  这些年,“种大苞米收入低”,已成为不争的事实,可为啥有的农民依然执着?“适合种啥,抗病咋样,怎么侍弄,收成行不,农民在这些方面心里没底,所以发展起来缩手缩脚,不敢投入。”抚松县农业农村局副局长王伟道出农民为何犹豫不决。

  今天,不管是氮肥还是磷肥,中国在世界上的贡献率都超过50%,也就是说,中国现在真正是世界第一化肥生产消费大国。而国际上的化肥在90年代中期以后,增长速度下降,我国化肥总量现在超过了西方国家,还呈大幅度增长之势。我们预测,未来全球60%的化肥由中国生产。化肥是一个高耗能、高资源环境代价的产业,西方把很多化肥厂都关掉了,现在60%的化肥要由中国来生产。为了中国的可持续发展,我们不应该需要这么大的化肥产业,但为了保障粮食安全,我国化肥产业又必须保持发展。

  消除农民顾虑,农民在特色种植上才能放开手脚。抚松县落实“一谷一城”部署,发挥引领示范作用,投资28万元在兴隆乡新丰村条件恶劣的山坡上,打造了“农作物新品种种植试验示范和有机肥、微生物菌肥等新型肥料对比试验示范基地”,种植特色经济作物,推广施用有机肥,试验田间绿色耕作,用看得见、摸得着的丰收,积累丰富的田间管理经验,消除农民后顾之忧,带动农民发展绿色有机种植。

  我国人口多,底子薄。解放后,党和政府花了50多年的时间,终于解决了粮食自给的难题。我国在1998年曾经自豪地宣布,中国不再是饥饿的国家,我们可以粮食自给了。所以,当时有人说“我们三年不生产粮食都够吃”,但到了2003年,我国库存粮食的70%80%已经吃完了,粮食安全问题引起党中央、国家院的高度重视。

  抚松县农业农村局集中租赁100余亩农田地,用开放的形式大胆探索试种各种经济作物,为农民趟路,让转型成功。不仅如此,基地内作物全部施用有机肥和微生物菌肥,加大对病虫害的监测力度,建起一座农作物病虫草鼠疫情区域综合监测站,安装新型太阳能杀虫灯9套、性诱自动监测诱捕器3套,做好预测预报和绿色防控工作。编制发放《抚松县农牧业知识222问》知识普及小册子,让农民学习农业知识,发展特色农业。

 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,但不是一个农业强国,这是当代中国的基本国情,中国农业的发展已影响着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;中国农村的安定牵涉着整个社会的安定;中国农民的富裕关系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。中国历代领导人都极其重视“三农”问题。农业耕种作物,需要投入肥料。长期以来施入无机单质化肥(或施肥不当,超量施肥),使土壤存在着单一养分浓度过高,造成土壤中物相反应存量过大,易在土壤、水域中产生有害物质,如硝酸盐类化合物这些未被作物吸收的肥料养分,随水域的流动进入江河湖泊,产生水体富养成分,不仅污染水源,而且使水生杂草滋生,破坏了生态环境的平衡,这都是农业施肥不当的结果。施肥量日益增长,土壤结构中有机质比重下降,保水、供肥、通透能力和性能变差,板结严重,造成水土流失,生态失调。我国耕地垦殖年代久远,加上长期只重用地不顾养地,造成耕地养分失调,地力下降,虽然耕地产出量大幅度提高,但负荷过重,耕地养分投入与产出严重失衡。目前,除少数地区外,全国绝大多数耕地土壤肥力不高,土壤有机质平均为1.8%左右,旱地仅为1%左右,而欧美等国的耕地土壤有机质一般在5%8%。而且我国很少种植有养地作用的多年生牧草,近年来绿肥的面积也下降很多,加之,有机肥(如:牛、马、猪、鸡等粪便发酵)的施用量也逐年递减。耕地质量的退化,土壤有机质含量的下降,导致了土壤保水保肥能力的降低,风侵、水侵加剧,形成恶性循环。肥料、水分流失严重,水、肥利用率下降。当前,我国化肥的有效利用率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。国内化肥,氮、磷、钾的投入比例为1:0.41:0.27,与合理施肥水平还有一定差距,尤其是钾肥的投入比例较小,也是影响肥料利用率不高的重要因素。

  要了解产品所用原料是否优质。目前有机肥厂家所用比较好的有机原料为豆粕、芝麻粕、花生饼、糖渣、木薯渣、菌体蛋白、氨基酸、腐植酸、烟沫等。

  “现在基地引种示范中草药材、果树、蔬菜、粮豆4大类87个新品种,试验推广嘉博超金刚生物有机肥、微生物菌肥、云苔素内酯叶面肥等12个品种。”王伟介绍,目前该基地成为全市最大、最有影响力的农业试验示范基地,为全县发展绿色有机、特色农业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  “合作社种的香瓜、西瓜和绿色无公害蔬菜口感特别好,还注册了商标,香瓜一斤能卖到6块钱,市场销售特别火爆,收入比去年翻一番。”说这话的,是抚松镇抚生村妇联主席王京雪,她不但是村干部,还是富盛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,带领村里的42户农民抱团发展绿色有机特色种植,与大家一块发家致富。

  抚生村离县城近,拥有得天独厚的交通优势和地理条件。依托“一谷一城”建设,抚生村种植特色经济作物,并发挥人参产地优势,将人参加工剩余物做成有机肥,施在特色农作物上,取代农药和化肥,收获的瓜果和蔬菜口感好、味道佳,被大家广泛认可,卖上了好价钱,收入不断飙高。

  回顾我们50年走过的路,可以看出化肥用量增长较快。这说明50多年来,中国农业走过了一条高投入、高产出、高速度、高资源环境为代价的路子。我们解决了粮食自给的问题,但是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在大力发展现代农业的今天,我们首先面临的是资源严重不足,生态环境负债极高,农民收入和组织化程度非常低,科技对农业生产的支持力仍不够等一系列问题。化肥在我国粮食增产中发挥了57%的作用,也就是说,我国粮食生产基本是靠水和肥换来的。

  像抚生村一样,抚松县各乡镇、村屯在“一谷一城”战略指引下,做“绿色”文章,打“有机”品牌,增加绿色有机肥施用量,减少化肥农药使用量,农业发展迈上转型之路。出台两个文件,与各乡镇签订责任书,将化肥、农药“双减半”工作纳入全县乡镇考核指标体系。强化源头治理,建立农资经营商户农药经营实名登记台账制,禁止销售和使用高毒农药,推广应用高效、低毒、低残留农药替代品种。采取生态调控、生物防治、理化诱控、科学施药等防控技术,减少农药施用量,鼓励销售和施用有机肥、微生物菌肥。积极推广测土配方,鼓励精准施肥,完成测土配方施肥面积10万亩,今年有机肥施用量达到7482吨,化肥、农药施用量明显降低,农田土壤环境得到进一步改善。

  我国有几千年的有机农业基础,完全能够以有机无机相结合的生态型农业,回避西方石油农业的弊端,把我国传统农业的精华与现代科技结合起来,走自己特色的农业道路,是中国未来农业发展的方向。

  7月中旬,抚松县北岗镇蒲春河小浆果产业园内格外忙碌,十几名工人在地里松土、除草,精心侍弄着蓝莓苗,让即将挂果的根茎更加茁壮。

  “打好生态牌,念好特字经,画好风景画,种好摇钱树。”北岗镇镇长马德志站在园区门前,用几句话阐述着该镇落实“一谷一城”战略发展特色种植的生动实践。

  北岗镇蒲春河小浆果产业园,是该镇与吉林农业大学深度合作的特色农业项目,采取“公司+科研院校+基层党组织+基地+乡村旅游+贫困户”的经营管理模式,一期投入资金500多万元,打造了长白山区域内规模最大、品种最全、层次最高的示范性、标志性道地小浆果产业园,未来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十分可观。

  3、单质化肥利用率低和易造成土壤板结的缺点,淋溶、挥发、径流和农产品中有害物质的残留,不仅给人类生存环境带来污染,而且直接危害人体健康。

  所有的有机肥料都有较强的阳离子代换能力,可以吸收更多的钾、铵、镁、锌等营养元素,防止淋失,提高土壤保肥能力,尤其是腐熟的有机肥保肥能力更明显。此外,有机肥还具有很强的缓冲能力,可防止因长期施用化肥而引起酸度变化和土壤板结,可提高土壤自身的抗逆性,保证土壤良好的生态环境。

  商品有机肥整条生产流程可概括为配料一发酵一腐熟一分筛一包装,其中腐熟度极为重要。好产品腐熟度高,肥效持久;腐熟度不够的产品,很容易造成作物烧苗。